甜度7%

海底月是天上月

【正贾正】土味情话

朱正廷x黄明昊

左右无差


今天哥哥弟弟一起出道我实在太开心啦TTT

写了俩段子(其实也不算段子)快活一下。

非常非常非常短。

小学生作文,很狗血。

ooc归我,大家避雷食用。

爱大家唷。



土味情话




(一)


都说黄明昊骚话多,特会撩。


朱正廷就是每次被撩到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人。


明明每次听他起个套路的话头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却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特别是在一起之后小孩儿就特喜欢逗他,屡试不爽,每每都能得意得上窜下跳。


朱正廷暗自咬牙,恨铁不成钢,默默地走上了反击之路。

却每一回都是撩汉失败的车祸现场。


不是被黄明昊吐槽话头起得太尴尬,就是被黄明昊不怀好意地接下套路,最后在自己以为能得逞的时候被温州人的抖机灵劲儿反将一军。

结果依然是他脸红到耳根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朱正廷委屈,但朱正廷不说。

朱正廷不会轻易认输。


某天下行程到宿舍,转个身的时间黄明昊就不见了人影。

朱正廷在天台找到黄明昊时,那人坐在正中央,两手撑在身边的地板上,仰着脑袋,不晓得里头又在冒着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

他也跟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漫天的闪烁星光。


他在黄明昊身边坐下:“星星好看吗?”


“累的时候就看着很舒服。”


“那哥哥给你摘一颗。”


朱正廷不知道哪里捡来一张细条状的纸,修长的手指把纸条翻来覆去摆弄几下就捏成了星星。

他满意地笑起来,想把手心里的那颗星星递给黄明昊,转过头才发现那人一直定定地在盯着自己看。


“不用摘啊,哥的眼睛里就有很多了,我只要看着哥哥就好了。”


黄明昊说话时朝他凑近了几分。

朱正廷顿了顿,又看见小孩儿熟悉又狡黠的笑。于是他吸取教训,脑瓜子一下子转得飞快。


“那还不是因为——”他刻意偏过头,凑到黄明昊的耳边呢喃细语,语气里少了几分玩笑,满溢的是温柔,“我眼里有你啊。”


其实他挺紧张的,盛着星星的手心还冒着汗。

他也不懂为什么明明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那么长了,对方或是自己说些甜言软语时,心里仍像住了头过分活泼的小鹿,总在心房里到处乱撞。


黄明昊愣神的时间有点久了。久到夜色里渐渐起了风,轻柔地亲过两人的脸颊又从发梢拂过,久到朱正廷快要被自己的心跳声淹没。

最终小孩儿忍不住笑了,顺势倒在了他的肩头。

朱正廷听着耳边的轻笑还有些纳闷儿,直到黄明昊滚烫的耳朵贴上他颈侧的皮肤他才恍然大悟。


他暗喜终于得逞了一回,还因为黄明昊这可爱的行为心里头喜欢的发紧。

那个总是爱说骚话逗弄他的小孩儿,因为他简单又过于认真的一句话。


害羞啦。


(二)


从舞台上下来之后,黄明昊耳边一直是朱正廷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他们刚和其他几个孩子们告了别,朱正廷心思敏感又眼浅,无论几次都见不得任何意义上的分别场面。

基本上这场告别持续了多久,他的眼泪就掉了多久。


黄明昊哭笑不得,长手一伸把那个大了自己六岁的哥哥揽进怀里,像是在对他撒娇又像是在哄孩子一般,抱着人开始左右轻微晃动起来。


“好啦哥哥,不要哭啦,又不是不能见面了对吧。”


他沉思了一会儿,又把手上的力道收紧了些。


“你还有我呢。”


可能这话起了什么化学作用,朱正廷的情绪真的就慢慢平复下来。

落在肩膀上的雨停了,剩下逐渐变得缓和的风。


朱正廷挣开他的手,又结结实实地把他抱了个满怀,借着那微弱的身高优势反客为主。


“黄明昊,我们以后也一起走下去吧,走一辈子。”


朱正廷执拗地要看进他眼睛里,一双哭过的眼睛通红得不像话。


半晌他点点头:“嗯,以后也一起走下去。”


“不许反悔。”


朱正廷的执着样子活像是怕大人食言的三岁小孩儿。

黄明昊笑过,又重重点头。


“嗯,不反悔。”




黄明昊睁开眼时下意识地扭头去看窗外,窗帘间隙中透进来的天空正泛着鱼肚白。


他做了个梦。

梦到了当年在一场生存战落下帷幕后的后台,他抱着哭得不成样子的朱正廷安慰的模样。

而梦里的另一位主人公一只手还搭在他腰间的被子上,在他身旁安稳地睡着。


梦里朱正廷坚定而有力的那句‘我们以后也一起走下去吧’,明明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情话,却让人念念不忘地响在他的耳边,依然撩拨着他的心跳。

但他依稀记得当年朱正廷是没有哭的,甚至高兴得在后台把他抱起来转了好几个圈。

当然,喜极而泣排除在外,还有后来在机场送几位好友走时挂在眼眶边缘摇摇欲坠的眼泪也排除在外。


脑子里一下子被回忆塞了个满当,黄明昊有些猝不及防,正抬手揉了把泛酸的眼睛,就感到了些许冰凉的触感。

他疑惑地把手举到眼前,无名指上兀地多了一枚戒指。

他下意识地去找朱正廷的手,才发现那人搭在自己腰间的手上的无名指也套着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


有种不知名的情绪的突如其来地占满了心房。

像被过度摇晃的可乐,名为感动的气泡快要止不住突突往外冒。


黄明昊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感动,也可能是对朱正廷的老套行为感到的不满。他一下翻过身,不由分说地用力抱紧身边的人,甚而一口亲上他的脸侧。


“朱正廷朱正廷朱正廷,快醒醒。”


被他闹醒的朱正廷挣扎了几下无果,带着些许不耐烦道:“你干嘛啊黄明昊……我昨天晚上四点多才到的家……”


黄明昊伸手把他身子掰正,让他面对着自己,“你是不是得跟我解释一下戒指是怎么回事?”


朱正廷的眼睛连缝都没睁开,又把头侧过去,半张脸埋进枕头里。


“不要拉倒,还我。”


说完还扒拉上他的手,被黄明昊轻巧地握住。


“谁说不要,说好不能反悔的,你赶紧睡。”


过了一会儿,朱正廷的声音从枕头里瓮声瓮气地传出来:“可不是吗,得走一辈子呢,你敢反悔试试。”


他睁开眼睛,就看见朱正廷露在枕头外的那半边脸,眼睛弯着,嘴角还勾着一抹笑。


哦,原来他刚刚不是在做梦。

是说梦话被套路了。


不过这个套路他喜欢呀。满心欢喜的喜欢,心甘情愿的欢喜。

要和朱正廷一起走一辈子耶,谁不欢喜啊。


Fin.♡


评论(4)
热度(316)

© 甜度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