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度7%

海底月是天上月

【正贾正】歪打正着

朱正廷x黄明昊




请勿上升真人。

队友出没注意。

现背,时间轴在乐华团体出道后。

室友设定。

短打小甜饼,一发完。

ooc算我的,避雷食用。



脑洞来源:

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写过qwq






01


是难得轻松,不用黑白颠倒地赶行程的一天。

几个人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假期,在宿舍里睡得天昏地暗。

等到全部人都醒过来的时候已几近黄昏,七个人抱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大眼瞪小眼地发呆。


期间不知道是谁提出来的要玩国王游戏,输的人要请客下馆子吃饭。


本来个个都是蔫儿了吧唧的没精打采,听到‘请客’两个字时眼睛里都发着光,连抽扑克牌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地合掌祈祷。


拜托拜托,保佑我的钱包平安。


最后主导权落在了范丞丞手上,那人把Joker牌面的纸牌向众人展示时还带着一声怪笑。

“哈,我是国王诶。”


他捏着纸牌,眼神在剩余的六个人里快速地转了一圈。

“一号和七号,七号对一号说我爱你,一号说再来一遍,要是谁先害羞进行不下去了,谁就输了。”范丞丞脑袋瓜子一转,又补充道,“七号的我爱你必须要说得有感情,可以运用肢体动作。”


话音刚落,对面坐着的黄新淳和丁泽仁上一秒还在皱着脸闭着眼睛祈祷,下一秒便像赢了世界杯一般地欢呼起来,旁边的毕雯珺和李权哲把牌一翻,也跟着加入到欢呼的队伍之中。


坐在最边上的朱正廷笑着摇头,把手中的纸牌放到桌上,牌面上的数字是7。

他有点庆幸自己是说我爱你的那一方。


那么1就是——


只见黄明昊把牌面是数字1的纸牌压着缓缓往前推的时候,脸上是不曾见过的悲壮。


那边两个人还在看天望地地做最后的准备,这边看好戏的五个人已经围成一团,甚至在范丞丞的带领下下起了赌注。

“压一块,正正哥会输。”

其余四个人的情况是跟注。




“我爱你。”


朱正廷突然认真的神色把黄明昊吓了一跳,他故意压低了些的声线带了几分深情,变成一道电流窜过黄明昊的心头。

他耳根蓦地开始发热:“再来一遍。”


被押注会输的朱正廷此刻却看起来十分地游刃有余。他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波温柔地看向黄明昊,字正腔圆道:“我爱你。”


旁边的五个人似乎是没料到平日里的老干部朱正廷会有如此的表现,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黄明昊从对上他视线的那一刻心底就已经开始发慌了,奈何又不能躲,只好硬着头皮一直与那双柔情似水的双眼对视着,却不曾想听见那三个字时差点呼吸一窒。

他不着痕迹地收拾了一下慌张的情绪,把手心里冒出的冷汗蹭到裤子上。

“再来一遍……”


朱正廷看着他笑开来,往前走了两步直接站到黄明昊面前,伸手把他的手拉起来,掌心贴着变成十指交扣。

“我爱你。”


气氛忽然就变得微妙起来。


一旁的范丞丞看着两个人为了游戏输赢而认真到极致的模样莫名地觉得好笑,眼看着憋笑就要憋不住,被手疾眼快的毕雯珺捂住了嘴。


黄明昊浑身僵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恍惚了,机灵脑袋在此刻完全派不上用场,甚至还冒着烟地当机了。

他的耳根正以光速烧起来,连带着颈脖一片都开始发烫。他因为紧张而发凉的手正贴着朱正廷温热的掌心,左边胸腔里的那颗心脏砰砰直跳,响在耳边如擂战鼓。

游戏而已,游戏而已。

他企图这样去安慰抚平自己悸动的心,却毫无用处,然后他不大自然地把手抽回来。

“好了好了,不就是请客嘛,我请就是了,”黄明昊转过身,欲盖弥彰,“再这么下去我们能饿死。”


结果就是莫名的尴尬。


黄明昊一开始挨着范丞丞落座,朱正廷在他身边坐下的时候他却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和坐在对面的丁泽仁换了座。


旁边的人吃得津津有味,黄明昊饭菜入口却无滋无味。


无聊间接范丞丞的话时一不小心便和对面的朱正廷目光相撞,尴尬得他咬着筷子不知如何是好,他故作淡定地把视线挪到桌上还冒着香气的菜上,夹菜的筷子偏偏还和朱正廷的撞到一起。


一整顿饭下来,黄明昊没吃多少东西,心口是憋满了闷气,恨不得去敲罪魁祸首两锤子。


明知是游戏却还当真地听了进去,真是傻得不行。




02


朱正廷觉得黄明昊最近不大正常。

但他也无法准确地说出是哪里不对。


如果说以前黄明昊总是爱对他张牙舞爪地发脾气耍赖,那现在的黄明昊在他面前就是一副乖顺听话的模样;如果说以前的黄明昊总是喜欢把和他斗嘴作为日常的乐趣,那现在的黄明昊就是抱着那块名为惜字的金子。

而这一切都是在似有若无地减少着和朱正廷的接触。

虽然黄明昊表现得并不明显,但朱正廷毕竟心思比较细腻,感受得到他的疏离。


朱正廷对黄明昊突然的变化感到奇怪,想不通。

直到这天深夜,他从练习室回到宿舍,其他人已经睡熟了。他像往常一样摸黑去确认每个人的情况,踢了被子的给掖好,姿势不对的给摆正。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发现另一张床上打呼噜打得震天响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传染去了说梦话的习惯,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

朱正廷觉得好玩,蹑手蹑脚地在他的床边蹲下。黄明昊的睡姿并不太美观,被子也被他踢到腰部以下的位置。

他正要帮黄明昊把被子提起来,就听见黄明昊的梦呓:“朱正廷你别说了,我爱你,我也爱你。”


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朱正廷听得明明白白。


人一般在两种情况下容易说出心头所想的真话。一种是喝醉之后,一种是毫无防备和意识之时。


那一瞬间,朱正廷懂得了一切变化的矛头,皆指向于几天前的那个游戏,也懂得了那天游戏过后黄明昊的古怪。

也是那一瞬间,心里悄无声息成长起来的那棵大树,粉粉嫩嫩地把花开满了枝桠。


朱正廷心尖上都像是被浇过蜜一样甜。他宠溺地笑笑,轻柔地抬手抚上黄明昊柔软的头毛。

“傻瓜呀。”





隔天的画报拍摄,朱正廷的顺序是最后一个。

结束拍摄时,摄影棚里的电子时钟上的头两个数字已经跳到了01。

已是深冬季节,温度也跟着时间往深夜的走动在往下掉。

他匆匆卸了妆,换上日常的衣服,哆嗦着钻进了保姆车里。


朱正廷在最后一排揪到在打盹的黄明昊,整个人像个小孩一样缩在柔软的羽绒服里,保姆车里的暖黄色灯光把他照得十分的柔和。

他有些赌气地在小孩儿旁边坐下。今天的黄明昊也在躲他。

但他无意吵醒黄明昊,当他再次转过头时,那人已经揉着眼睛慢悠悠地坐直身子看着他。


“拍摄完了吗?”


小孩儿的声音里还带着刚睡醒的软糯。


“嗯。”


黄明昊哦了一声,把挂在脖子上的耳机塞到耳朵里,开始自我隔绝。


车里再度陷入了沉默的安静之中。

回宿舍的路途有点漫长,如果不是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路灯和前排正和范丞丞一起打游戏的毕雯珺时不时的低语,朱正廷差点以为时间也陷入了被沉默的静止状态。

身旁的人一动不动,只留个后脑勺对着他。

他知道,黄明昊并没有睡着。


朱正廷伸手去扯掉他右边耳朵里的那只耳机,果不其然小孩儿转过头来看他,眼里是询问的意思。


“陪我说会儿话吧。”


“嗯……说什么?”


朱正廷忖度着要不要跟小孩儿说实话,前排说话的音量一下拔高了起来。


“范丞丞!你怎么骗我!说谎还不带心虚的!我真的信了!”


“你以为我是正正哥,说个谎还要脸红啊?”


黄明昊眨巴着眼睛,等了朱正廷半天没等到他开口,正打算缩回去继续自我隔绝,搭在大腿上的手一下被朱正廷握住。

朱正廷的手还没有完全暖和起来,带着凉意地把他的手包裹住。


“明昊。”


“嗯?”


黄明昊特别害怕突然认真起来的朱正廷,害怕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又找上门来。


“我真的很不会说谎吗?”


朱正廷没头没脑地问这么一句,差点把黄明昊给问懵了。

他想了一下刚刚范丞丞和毕雯珺的对话,慢慢地点了点头:“是啊,哥说谎的时候很容易脸红,还容易结巴。”


“那你为什么觉得我那天只是单纯地在做游戏呢?”


……


黄明昊想逃了。


他想把手收回来,却被朱正廷牢牢地抓住,没办法后退,也没办法逃。

平时和朱正廷嘻嘻哈哈惯了,他也缺少和朱正廷像现在这样对话的勇气。

黄明昊扭过头去,假装在看窗外的风景:“哥说什么呢……”


“我说,我那天没有在说谎,因为没有说谎,才说得那么好。”


前排的争论还在继续,朱正廷的话说得很轻,但黄明昊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不可思议和欢欣各掺一半地环绕在心头。黄明昊把头转回来,车子刚好在路灯下停着等红绿灯,他正好可以看见朱正廷眼里是前所未有的深情和认真。


可他还是想耍赖。


“我音乐开太大声了没听见……你说什么?”


其实耳机里一直没有音乐。

朱正廷早看到了他手里的手机并没有连着耳机线。

他顺水推舟,轻笑着凑到黄明昊又开始发烫的耳边,柔声道:“我说,我爱你。”


“再说一遍。”


黄明昊的眼睛亮晶晶的,像落满了整个银河系的星星。

朱正廷又凑近了一些,那只空闲的手捂住他的眼睛。


有些事情,星星可以不用知道。

就当这次是他输了吧。


他瞒着星星,悄悄地,又小心翼翼地吻上黄明昊,贴着那人的嘴唇一字一字无声道:“我,爱,你。”


我爱你。




FIN♡

感谢观看。

评论(28)
热度(643)

© 甜度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