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度7%

海底月是天上月

【廷昊】失恋48小时

朱正廷x黄明昊

(黄明昊视角)


短打。算半块甜饼?

左右无差,希望各位不要上升真人。

时间轴在十年之后吧,流水账。

ooc算我的,希望各位避雷食用。





01

 

——双鱼座就是敏感的代名词。

 

黄明昊每次握着手机上网看到无聊的星座内容推送时都会不屑一顾地笑笑,手指一滑便翻过去。

 

看见这些他总能想起来朱正廷曾经跟他说,他不像双鱼座,像水瓶座,总是像风一样,来去自由。

 

黄明昊当时其实没理解他那句话里的意思。但是他自认,他确实不像一个典型的双鱼座。或许是因为抓着水瓶的尾巴,更偏向朱正廷说的水瓶座。

 

他确实向往自由,排除当爱豆的时间在外可以称得上是随心所欲,但也甘心在朱正廷身边安定。

 

但是安定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他潜藏的那根双鱼座的敏感神经似乎是按捺不住,蠢蠢欲动起来。也说不定只是他的不安感作祟。

 

原因只是因为朱正廷在外面拍戏时间太长,独自一人的时候总喜欢瞎想。特别是没有行程和肥皂剧作伴的日子。

 

当然,这是很久的后来黄明昊作的解释。

 

而这时黄明昊,天南海北,东想西想。

 

他觉得肯定是因为朱正廷对他太好了。

 

好到什么程度呢。

 

无论他怎么耍赖,也曾千方百计去逗弄他的那位哥哥,但朱正廷总是对他百依百顺,毫无怨言。

 

而且那位哥哥会在被他捉弄之后,笑着掐上他的脸颊,眼里还盛着宠溺地说,“你呀,就是爱闹。”

 

就是这样宠他的一个人,无论外出多久几乎每天都要保持至少一天一通电话的人,偏偏在这次行程里连信息都没有回,连回家之后也是故意躲开他一般神神秘秘地早出晚归。

 

都说双鱼座敏感。

 

八年的季节更替,一起度过了无数的起起落落,那位哥哥待他始终如一。黄明昊承认,就是因为这样,一旦有了些微小的变化,就容易无限的放大。他们没有七年之痒,黄明昊却在第八年有了危机感。

 

他的确是想闹了,而且这次他想玩个大的。

 

于是这天黄明昊特地等在玄关,看到朱正廷刚推开门进屋又带上后便故作深沉地轻咳了一声,十分故意地要引起那人的注意。

 

黄明昊眼神飘忽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哥,我们分手吧。”

 

说完便撇过头,心里在暗暗期待着朱正廷的反应。


其实他也不过是单纯地想知道朱正廷的反应而已。

 

他只是需要朱正廷用实际行动去化解他这些天隐隐约约的不安,哪怕只是朱正廷简单的一句别闹,他也能马上笑嘻嘻地抱上去撒着娇说,我逗你玩呢。

 

空气里静默了很久,久到黄明昊连呼吸都觉得尴尬时终于听到了回答。

 

“嗯。”

 

他说了嗯。

 

这边被当头一击的黄明昊还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僵直了身子转过头,满脸惊讶地看向朱正廷。而那人半阖着眼睛,黄明昊没办法从那扇窗里看到他的情绪。

 

而后朱正廷又平静地开口道,“你真的想走,那就走吧。”

 

听到那人云淡风轻的一句话黄明昊抿了抿嘴,如鲠在喉一般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赌气地径直向外走,头也不回地关上门。

 

黄明昊在楼梯转角的地方蹲了快二十分钟,没听到朱正廷跟着摔门而出的声音,也没想到自己能去哪里。

 

在北京,这套他们早些年买下的套间就已经是两个人的全部。

 

拍着蹲得有些发麻的腿下楼,思考片刻后他终于摸出上衣口袋里的手机拨了号,里头响了很久的他们回归的新曲,久到他以为会听到无人接听的提示音,电话才被接起来。

 

——……喂?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被他吵醒的,通过电波传过来的声音还带着点慵懒的沙哑。

 

“丞丞。”

 

——……说事。

 

以及不耐烦。

 

“我和朱正廷分手了。”

 

那头沉默了半晌,只剩下电波连接时的杂音。

 

——你神经病?我挂了。

 

最后黄明昊把范丞丞家门拍开的时候,那人还顶着一头睡成鸟巢状的乱发,眯着惺忪的睡眼抱着双臂倚在门边看他。

 

“我和正正哥分手了,你不收留也得收留。”

 

“你俩都多久了,这回玩的是什么?正廷哥也由得你乱来?”

 

“我是认真的!”

 

黄明昊一脸的义正辞严,换来了范丞丞的一记几乎要翻到天灵盖的白眼。

 

“你要是认真的就应该马上买机票飞韩国去,而不是来我这里,正廷哥不用五分钟都能来拎你回去。”

 

范丞丞毫不留情地关上卧室的门,只留下黄明昊独自一人在客厅里混乱。

 

我就是只想让他哄我而已啊。

 

黄明昊委屈巴巴地想。

 

02

 

范丞丞说的五分钟并没有成真。

 

黄明昊盼星星盼月亮地过去了快两天,依旧是毫无波澜的平静。

 

而且还十分不争气的感冒了。原因是黄明昊以早些年练舞没注意伤了腰睡不了沙发为由,非要两个人挤一张床,结果在半夜被范丞丞抢了大半床的被子不说,暖气偏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掉了。

 

隔天早上起床后堵塞的鼻腔和干得发疼的嗓子告诉他身体不太对劲,下意识地就拿起手机想要给那人发信息,结果文字编辑得差不多时他才如梦初醒一般狂点删除,最终在输入框里只留下一条闪烁着的竖线,聊天界面上的时间轴依然停留在一周前。

 

退出。

 

一个字,惨。雪上加霜的惨。

 

黄明昊其实不是一个特别会表达自己情绪的人。又或者说,总是以一种错误的方式去表达。

 

至少在爱情里面是这样。

 

他太早学会独立,照理说也不应会缺乏安全感,但负面情绪也偏偏跟着衍生了。跟朱正廷的关系特殊,朱正廷可以让他安心依赖,也同时把他的不安放大了数倍。

 

之前缺乏安全感是因为太早独立的孤身一人,在一起后放大的不安则是因为他过分的依赖,以至于害怕若是哪一天各奔东西,那种孤身一人的孤独感会再次袭来。

 

他早独立,但对孤独感强烈抗拒。

 

在爱情里的人总是敏感的。

 

所以他经常会有些幼稚的举动,他一次又一次地耍赖,有时候甚至会对朱正廷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在别人眼里称为‘被宠坏’的行为,不过是在试探罢了。

 

就连这次的分手闹剧也是如此,却没有能像他写好的剧本那般发展。他也大可以直接告诉他只是玩笑话,却偏要钻牛角尖地在赌气。也不知道是在气朱正廷还是气自己。

 

或许是朱正廷想到了但没有来,或许是他的玩笑话朱正廷已经当了真,抑或许是朱正廷识穿了他的把戏,在等他自己回家。

 

可是好歹也给我来个电话吧!怎么可以连找都不找呢!

 

“黄明昊,你这次玩大了吧。”

 

被点名的人趴在沙发上握着手机,不通气的鼻子堵得他脑袋也昏昏沉沉。屏幕被他按亮起来又暗下去,手机里头依然是风平浪静。范丞丞抱着枕头被子站在边上叹气,让他心头更是泛起一阵酸涩。

 

“我今晚睡沙发,你去睡床吧。”

 

黄明昊这才有些得劲地抬起头,眼睛亮亮地看他,表情有些不可置信。那人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病者为大,况且你还失恋了呢,免得到时候病情加重了又怪我。”

 

“范丞丞,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的眼帘垂下去,眼角也跟着往下拉,“我感冒了,可难受着呢。”

 

不知道是真的因为感冒了难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黄明昊后来几乎是哽咽着说完话,眼眶周围开始泛着红。

 

“那你回家啊,去找正廷哥,认个错不就完了。”

 

“可是我都说分手了他都不挽留我,这不完了吗,”黄明昊揉了一把已经湿润了的眼睛,眼眶却跟着更红了一圈,“就跟种了很久的菜都快收成了,一夜之间都被霜给蔫了有什么区别。”

 

范丞丞本想好言安慰一下,没成想那人抛出这样一番话,他听着这有些耳熟的台词挑眉,“黄明昊,你自生自灭吧。”

 

于是自生自灭的黄同学失眠了。

 

他鼻子没办法通气,用嘴呼吸又不太顺畅,况且心口还憋着一道闷气。在第三次入眠失败之后,黄明昊自我放弃地在黑暗里摸起手机想打开来看,却发现手机因为没电也跟黑暗融为一体。

 

黄明昊把手机扔在一边,没多犹豫地就起了床,蹑手蹑脚地挪到客厅外的阳台上。

 

外面的天空正飘着零零星星的小雪,阳台的玻璃窗上因为室内外温差过大而起了雾。黄明昊伸手把水汽擦去一些,盯着看了会儿,有那么一瞬间的出神。

 

好像这些年的初雪都是和朱正廷一起看的。

 

这会儿回忆像走马灯一样在脑子里疯狂地转着,客厅里头隐隐约约传来范丞丞的说话声。

 

“嗯,他在我这儿呢。”

 

回过神竖起了耳朵偷听的黄明昊像浑身过电一般,一个激灵跑到沙发旁,那人却早早地就挂了电话。

 

“谁啊?”

 

“明知故问。”

 

“那他……”

 

“没说什么。”

 

范丞丞打断他。

 

心里才燃起了希望的火苗,就像又突然兜头被泼了冷水一样,带着凉意把那点希望也熄灭了。


说不失落是假的。


黄明昊再也绷不住,心头上泛着的酸涩像是无限倍放大,无助感就如病毒一样在侵蚀他的四肢百骸,蹲在地上抽抽搭搭地哭起来。

 

范丞丞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黄明昊。

 

最艰难的时期没有哭,团体拿第一个奖的时候没有哭,周年的演唱会上也没有哭。偏在这时候,哭得活像不小心让心爱的气球飞上了天空的三岁孩子。

 

范丞丞摸到灯的开关按下,手足无措地去看那人,“诶诶诶你哭什么……”

 

“朱正廷不要我了。”

 

黄明昊把头埋在臂弯里,说话的声音瓮里瓮气的,肩膀也因为哭得过份厉害了而颤个不停。范丞丞憋住笑意,踱步到门口,摸上门把打开。

 

“傻子,快别哭了。”

 

那人像是听不见他说话,依旧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范丞丞失笑,对门外的人耸耸肩。

 

“范丞丞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说风凉话……”

 

黄明昊蹭了两把眼泪在袖子上,抽噎着骂骂咧咧地从手臂里抬起头,看清眼前人时脑子却嗡的一声懵了。

 

朱正廷就半蹲在他面前,那双盛着星光的眼睛正望向他,眼底的黑青让他看上去有些憔悴。

 

他似乎是跑着过来的,脑袋上染成深棕色的短发凌乱着,身上穿的黑色大衣和围巾上还沾着未融的雪粒。

 

“明昊,”朱正廷唤他,极其温柔地伸手帮他拭去又重新涌出眼眶的泪水,“我们回家好不好?”

 

我们,回家。

 

溃不成军。


黄明昊耷拉着嘴角,泪光闪烁着,好不可怜地看了朱正廷好一会儿,然后直直地撞进那人怀里。

 

“朱正廷,王八蛋!”

 

Fin.


不知道带哪个tag所以都带了hhhh

谢谢看完的各位。


评论(38)
热度(483)

© 甜度7% | Powered by LOFTER